澳门赌场

金沙城娱乐中心方华国:我用做作拍一幅画,送给他乡_罗田新闻网

澳门赌场

新闻 广告热线:0713-5066361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方华国:我用做作拍一幅画,送给他乡

读方华国摄影作品集《天国寨》

朱宪民

方华国同志是一位虔诚的摄影家,也是一位做作美的发现者,更是一位以手中的相机推介旅游资源、助推旅游经济发展的专家型领导。他几十年如一日,风雨无阻,跋涉在大别山中,捕捉、表现黄冈山水的别样之美。他发现并成功打造了黄冈境内数处风景旅游区,如罗田县天国寨、薄刀峰,麻城市龟山杜鹃,蕲春县屏风寨、雾云山梯田等,其中罗田天国寨和麻城杜鹃已经成为黄冈旅游品牌,为黄冈美誉度及处所经济发展做出了许多贡献。在文明服务经济的同时,方华国拍摄的优美图片,又是具有独立艺术价值的摄影作品,可谓一举多得、后果丰富。据我所知,方华国已出书了《无限风光大别山》《魅力黄冈·大别山》《雾云山梯田》等摄影集,而今,又出书了《天国寨》专题作品集,“镜头里的黄冈”又添新的风景线,可喜可贺!

方华国发来书稿,并嘱我为作品集写几句话,拜赏九十余幅优美的图片,真是应接不暇,美不胜收,相较之前的作品集,我感觉这本画册的艺术质量更为纯粹。欣赏图集点过程,也是一次在艺术美与做作美中忘我游弋的过程,是愉悦与震动的审美体验。频频翻阅,不禁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诗: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,正所谓“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!”是的,方华国的艺术造诣令我感佩,他的探索精神令我感动,他的生命境界令我仰望!

《天国寨》作品集是以黄冈天国寨风景区为专题的图集。天国寨位于黄冈市罗田县,是国家地质公园、国家森林公园、4A级风景名胜区,这里是华国的他乡,也是他亲手打造的著名风景区。天国寨兼雄奇与灵秀于一体,方华国无数次将镜头对准它,以他深情而敏锐的眼光抚摸过那里的山山水水,他一次次感动而慎重地按下快门,将亘古的做作进行永恒的定格。这本作品集,是方华国历年来拍摄天国寨风光的集大成之作,也是他近几年在艺术上不断求索打磨的精品之作,甚或可以算是在他风光摄影领域的代表之作,不知华国兄以为然否?

纵览全书,愚以为这本作品集有三个特点:

一、主旨突出,题材丰富。

天国寨作为一个巨大的做作博物馆,可入镜头者,夥矣!方华国突出表现的是天国寨的山石云水,这是空间的物质存在,同时,他还重点拍摄天国寨的云气与冰雪,这是时间的物候存在,在时空的交叉维度上,立体展现了天国寨做作的沉雄而奇异之美。在欣赏“天国的云”与“天国的雪”这两个专辑中,既有宏观的长卷巨幅,又有微观的松枝岩石,较为全面地展示了天国寨的景貌。一帧帧看下去,那变幻的风云与晶莹的雪景,时时激荡着我的心旌,我的思绪飘飞在那一方神奇奇丽的天国胜景之中,令人无限神往!

二、意蕴开掘,思想升华。

众所周知,由于数字技术的发展和手机的普及,理论上说,人人都是潜在的“摄影家”,摄影好像成了一个没有门坎的艺术。可是,摄影是最典型的“易学而难工”之艺,正因为没有门坎,才显出了个性的可贵,进而才体现出专业的高度。如何拍摄出具有技术难度、思想深度以及艺术辨识度的独特作品来,是每一个有志于从事摄影艺术的人都在思考的题目。摄友都据说这句话:“摄影,起决定作用的,不是机器,而是镜头后面那一双眼睛。”是的,拍到必然层次,比拼的不再是器材,而是摄影人的人格、境界与素养,我想,一个好的摄影家,应该具有哲学家的深度、作家的敏感、画家的眼睛、学者的渊博、运动员的体格、苦行僧的虔诚……具备这些,出来的作品就不会浮于皮相,就不会人云亦云,就会入木三分,就会直击内心。

我很感佩方华国“哲人峰”小辑里的一组照片,并深受启发。哲人峰是天国寨标志性的景点,它是由一座岩石组成的独立而险峻的山头,高近百米,酷似一硕大头颅,阔额浓眉,鼻梁隆起,清晰可辨,它凝神北望,仿佛在思索着一个巨大的哲学命题,引人无限遐想。这一座鬼斧神工的奇特山体,也引发了方华国的沉思,他以哲人峰为创作母体,变换形式,增减物象,进行了多种多样的解读。他将哲人峰与月亮、与星空、与烟岚、与朝阳、与暮色、与云气等做作物象进行组合,力求探寻时间与空间、短暂与永恒这一终极的命题,同时也对生命的意义进行了深入的思考,从而使这一组作品,兼具艺术性与思想性,有了更深远的意义。

三、有益尝试,有效创新。

艺海无涯,摄影也一样,是一次没有彼岸的泅渡。一个有艺术理想的人,他的创作必然是“永远在路上”。创新是艺术的生命线,不重复别人,不重复自己,是每一个艺术家的信仰。然而,创新求变,何其难哉!

创新,要求摄影家要有超越前人的胆量和否定自我的勇气,要有打破头脑的惯性与语言的定式,要像科学家做实验一样,不断尝试,在千百次的失败中获得一丝一缕的提拔。摄影艺术的创新,也要像陆游说的那样“功夫在诗外”,要从相机之外去寻找某种可能性。当今社会,进入一个空前共享和交融的时期,讲摄影创新,也应在跨界上去交融、在交融上去创新,在创新中去提炼,在提炼中去臻于圆满。

作为一种视觉艺术,摄影也理应在视觉艺术的姊妹艺术中去寻找近亲,去寻找可资借鉴的基因。美术是摄影的至亲,从绘画中寻找对摄影有益的营养要素,是很多摄影人秘而不宣的经验。方华国的风光摄影,就有效吸取了西方油画风景与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的许多精髓,从而创变新图,为我所用。

在作品集中,方华国特别吸取了郎静山“集锦摄影”的许多因素,在图片幅式、构图骨架、透视法则、意境营造、色调处理等多个方面,有了新的思考与尝试,并取患有较好的效果。在“天国雪”中,有几组冰雪山林,与北宋范宽的《雪景寒林图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比如他拍冰雪里挂在悬崖峭壁上的大别松,就是采用国画山水的形式处理办法,加大对比,疏密有致,具有画意。

方华国对画面透视的把控力也时见匠心。第一辑里那幅逆光山峰,云气形成的透视线向画面上部汇聚,指向蓝天,给人以上升的崇高感。第三辑的“日出”里,冉冉升起的朝阳,是画面核心,也是透视线交汇点即“心点”,下半部的山峰与两头的云浪向太阳汇聚,给人以强烈的纵深感与阔大的视觉冲击力。

在色彩干系的处理上,方华国也敢于借鉴色彩构成理论,大胆创新。第二辑的雪景群山,处理成是非素色,具有石印版画的质感。有些画面干脆就处理成是非,追求一种水墨的意象,给人以沉静的心理感受。

在画面意境的营造上,方华国深谙此道,他运用云气弥漫的遮蔽而形成的类似“留白”部分,来构建画面的虚实干系,再辅以灵巧多变的S型、C型以及对角线、斜式构图,并把画面裁切成中国画中堂或长卷幅式,十分做作地营造出一种空灵虚渺之境,足堪玩味。

交融,创新,后期,制作,很多摄影人都在作这方面的尝试与努力,但有些作品交融过头、创新过度、后期太滥、制作太甚,已丧失了摄影这一门艺术的本体特质,显得空心化、技术化、模式化。方华国也有交融创新与后期制作,但他始终有清醒的认识,这是摄影,不是其它,必然要在客观摄影物象上去变化处理,而不能为了形式而形式……欣赏他的作品,并不感应别扭与生硬,总有一种会心的欣悦与熟习的认同扑面而来,这,就是咱们所想要的片子!

以上,是我拜赏《天国寨》摄影作品的一些感受,敬请读者诸君评述。方华国已近耳顺之年,马上退休,他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所衷爱的摄影艺术,我相信,方华国同时也将迎来艺术的第二春,热爱做作,热爱生活,热爱摄影,咱们摄影人永远是年轻!愿咱们在短暂的定格中回归心灵的故里,咱们终将与咱们宠爱的作品获得永恒……

作者简介:

朱宪民,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,著名摄影家,原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艺术摄影学会副会长,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常务理事,文明部专业职称高级评审委员会委员,摄影奇迹终身成就奖获得者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艺术家。

微信
APP
微博